LIFESTYLE 生活時尚

【藝術】盤點著名「屎尿系列」作品 排泄物藝術也可以價值數百萬

/ 撰文 何國龍
/ 2021.07.08
早前跟大家介紹過,由去年神秘「金屬巨石」的作者、「The Most Famous Artist」的創辦人Matty Mo以自己的糞便做成雕塑,在眼引大家眼球的背後,其實是為慈善將拍賣收益用於資助腸道健康與自閉症之間關係的研究。並不只是譁眾取寵,而且用排泄物來做藝術也非新鮮事,今回就來看看世界上一些著名的「排泄物藝術」。

《Artist's Shit》(圖片來源:Wiki)

《Artist's Shit》

上回略略介紹過,「藝術家糞便」早已在1961年出現,由藝術家Piero Manzoni製作的《Artist's Shit》「屎罐頭」總共有90罐,每罐約重30克,每個罐頭都有編號,並以多國語言標注了「新鮮保存」,令人想入非非。在今天,可能大家會覺得藝術家頂多是賣名氣,但試想想在上世紀60年代此舉是非常之有前瞻性的,而且也是「現成物藝術品」(Found Object)的先驅之一。在當時一罐《Artist's Shit》要價37美元,據說是相等於當時的黃金價格,看來糞便稱之為「黃金」絕非戲言。後來作品被MoMA、法國龐比度博物館等收藏,並在2007年於蘇富比以12.4萬歐元成功拍賣其中一罐。

《Fountain》(圖片來源:Wiki)

《Fountain》

剛才所說的「現成物藝術品」的表表者,就要數杜象(Marcel Duchamp)於1917年的驚世之舉。杜尚本在1912年就憑著成名作《下樓的裸女二號》而聲名大噪,可是經歷了本來在巴黎展出時畫作被逼改名一事,他就索性放棄參展,甚至放棄繪畫,轉而批判藝術制度。於1917年在紐約由獨立藝術家協會舉辦的首場藝術展覽,協會指出只要任何藝術家付上6美元就能參展。可是協會卻收到一件名為《Fountain》(噴泉)的「小便兜」,上面簽上「R. Mutt」一名,後來協會表示由於這件作品「不道德且粗俗」,而且只是個普通的小便兜,這個做法猶如抄襲,並不允許展出。

說到這裡,大家當然就猜到《Fountain》是出自杜象之手,而且他認為有沒有親手製作並不是重點,而是他「選擇」了它,並賦予了其新的意義和視點。即使後來原品已經不見了,但直到1964年,杜象受委託重新製作17個重製品,後來分別在世界各大博物館中展出。雖然《Fountain》並算不上為「排泄物藝術」,但排泄物本身也是一種現成物,對於後世藝術界的影響相當深遠所以不得不提。

《Piss Christ》(圖片來源:Wiki)

《Piss Christ》

杜象的《Fountain》無疑是顛覆了藝術界的想像,甚至成功挑戰到藝術界的權威。接下來的這件攝影作品《Piss Christ》則受到宗教的強烈批判。一看到這幅圖片以及名字,就知道是用上尿液來創作。《Piss Christ》是美國攝影師Andres Serrano於1987年的作品,可謂是他最著名之作,其實除了基督之外,亦有其他尿浸系列如《Piss Elegance》、《Piss Satan》等,而且除了尿液之外,亦有用過血液、牛奶來創作。

《Piss Christ》一出就引發起保守派團體、藝術界,當然還有宗教的批判甚至譴責,在美學上,體液的意涵和視覺效果形成強烈的衝擊與反差,將體液透過攝影抽象化,即使只見到閃爍的泛黃氛圍,也難以抽離「污猥」的想法。回看Andres Serrano之前的作品,其實他曾經非常熱衷於宗教的美學,對他的創作也有很大的影響。不過後來他又曾明言,自己並不喜歡教會,他很認同基督的信仰及主張,但對於教會在歷史上總是對不遵行其綱領的人,例如黑人、少數族群、男女同性戀等相當壓制,令他不敢苟同。

《Oxidation Paintings》(圖片來源:佳士得)

《Oxidation Paintings》

Andy Warhol出名夠狂,說到「排泄物藝術」又怎少得這一號人物。沒有懸念地他的確用過尿液來創作。於70年代他曾經創作過一系列的《Oxidation Paintings》,看名字再看畫作都未必揭得開神秘的面紗,其實畫作是由尿液與金屬黃金底漆氧化後而成的。Manzoni受到杜象影響創作出《Artist's Shit》,成功將糞便放上神檯,而Andy Warhol又受到Manzoni的啟發,開始在尿液的化學反應上尋找可能性。

只不過與前者的作品不同的是,他沒有用上自己的「出品」,而是邀請朋友在畫布上小便,尿液與銅發生反應而變質,對於這個「作畫方式」,又有人將之與Jackson Pollock相提並論。不過其實畫作一出大眾並沒有很大的反應,直到傳奇畫廊高古軒一眼就相中這幅作品的價值,馬上就全都入手了。後來在2018年,系列中的一幅在佳士得以446,750英鎊拍出。